whyhow

ing.离不开,又留不住的。

晕死。

温暖之雪fly: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整个四象八卦盘上突然风云突变,四柱全起,镇魂灯被移动到了最中间,赵云澜来不及反应,就觉得铭文倾泻而出,而自己和镇魂灯之间的联系断开了。

  

  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他,赵云澜猛地回过头去,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在他回头的瞬间,就深深地吻住他的嘴唇。


那本是一个极尽温柔缠绵的吻,直到赵云澜觉得自己心里某种东西正飞快地往外流,他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沈巍扣住他后脑的手掌如铁,怎么也挣脱不开。赵云澜的心口冰凉成一片,而与沈巍从相识到熟悉……乃至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全都浮光掠影般地从他眼前闪过,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一只手正在毫不留情地一点一点地擦去它们。

  

  沈巍的周身着起了火,直到长发与长袍一同被卷进大火中,他终于放开了已经晕过去的赵云澜,将他推开,送到半空中,落到了远远的、正震惊地望着这边的神农药钵怀里。

  

  他最后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随即终于整个人都没入了大火,再也看不见了。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真的。。。太可爱了。。emmm

那个画画的:

赵处感冒了.emmmmm

林跃然是好叉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刚发现这个活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嗷嗷险些错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要签名天地可鉴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威士: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归同途,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镇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