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how

ing.离不开,又留不住的。

潇洒的牛肉炒面君:

【巍澜】致:沈巍

补个音频下载链接:https://pan.baidu.com/s/1MYLo7QudGffnYks8Rb_-5w
密码:3cmd


这次的调色总算突破了以前灰扑扑的习惯😂拉曲线让我快乐!
奖励自己棒棒糖一根


【巍澜】约定

太难受了。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对不起剧版结局深深地伤害了我,微博上二次捅刀的姐妹让我爆哭,本着不能我一个人哭的宗旨,真的dbq大家了……


被我又修改了一下,现在是互相都不知道对方已经不能轮回的刀子设定了(´ . .̫ . `)



--


沈巍静静站在能量冲击后形成的时间虫洞里,他是活了一万年的黑袍使,如果他愿意,他原本其实可以一直活下去,活到这个世界都跟着腐朽,崩塌,湮灭成灰烬。


 


但长久并没有意义,一个人的长久只是消磨不尽的蚀骨孤独。


 


所以他偷偷用长生晷,将他和赵云澜的生命间系上一条孤零零的红线,紧紧缠绕,永不离分。


 


沈巍察觉到了自己魂魄能量的加速溢散,但他仍旧竭尽全力地试图将能量收拢,他还想在最后的最后再见赵云澜一眼,但又害怕他真的会来。


 


长生晷的同生共死,其实是他骗赵云澜的。他对他撒了很多个慌,但那个男人总是一遍又一遍地给他无条件的信任,他也就一遍遍享受着这种怀疑里依旧坚定的信任,享受着对方那些跨越千年依旧不变的宠溺。


 


他在拖着夜尊一起自爆的前一秒,强行切断了他和赵云澜之间的最后一点生命印记,那边传递过来的情绪比插在他心口的那根冰锥更刺骨锥心,那样的绝望,愤怒,不甘和悲痛,让他好像伸出手,紧紧地抱住那个男人,吻一吻他叠出纹路的眉头。


 


他甚至在消散前好像恍惚间看到了,赵云澜眼角滑下的一滴泪,就这么直直地坠进他已经零落成泥的心脏里,像一根针,却有千钧之力。


 


沈巍想,你别哭,别为了我哭。


 


他曾经那么渴望在对方心上占据一席之地,贪婪地渴求着这个人的全部,在他身上投入他全部孩子般幼稚顽劣的占有欲。


 


他想证明他对于赵云澜是重要的,而不只是他万年前停留时一个匆匆的过客。


 


现在他终于成功地证明了,却宁可不要。


 


沈巍在最后一刻,得到了所有他梦寐以求的,让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心甘情愿地去赴死了。


 


他不再奢求赵云澜能再看他一眼,他想他活着,却又舍不得让他一个人背负所有痛苦和记忆,所以他在自爆前,用尽最后一点能量裹着胸前的项链通过夜尊的执念幻境递给了赵云澜。


 


赵云澜会看见那张他珍藏在胸口一万年的糖纸,也会为他再剧烈地心疼那么一刹那,足够了。然后他会渐渐遗忘所有关于沈巍这个人的记忆,可惜他的能量太不足了,只能将这个原本只需要瞬间的过程放长到五分钟。


 


也就是说,赵云澜还会记得沈巍,五分钟。


 


在这之后的全部人生,他也不会再记得曾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在他寥寥数月的生命里。


 


他会活得很好,很长,花前月下,儿孙满堂,去享受他本该值得的和平与宁静。


 


沈巍先前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接近他,一步步暗示,唤醒他的记忆,却在亲手选择抹掉他们一切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有种感觉,好像自己……终于配得上他了。


 


然而,他很快便感到了虫洞能量的一丝波动,他心头一颤,忍住一瞬间泛红酸涩的眼眶,压住唇上哑然的笑,低低道:“你来了。”


 


他知道自己还是晚了一步,赵云澜就在那仅剩的五分钟里,也许是做出了最后的抉择,也许是遭到了爆炸的余波伤及,同他一起赴死了。


 


但沈巍不知道,赵云澜在听到他这一句话时,在他背后露出一个几乎落泪又强行压下的笑,红着眼睛云淡风轻地招呼道:“要走了?”


 


沈巍慢慢地,慢慢地松开捏紧的拳头,能量逸散的速度猛地加快,他稳住一口气,却不敢回头看一眼此时的赵云澜,逼着自己说出安抚的字句。


 


牺牲自己,去守护这个世界的和平真的有意义吗?


 


沈巍一字一顿地咬牙告诉自己,是有意义的,因为这既是赵云澜,也是昆仑的意志。


 


所以哪怕他独自魂飞魄散,就此泯灭天地间,再不能入轮回,再见不到心爱之人了,这一切付出也还是有意义的。


但他还是感到了一丝委屈和难过。


 


待他说完这句话,就像是万年前相遇时那个懵懂天真的孩子,睁着通红的双眼回过头去,竭力提起嘴角,冲赵云澜笑了笑,飞快地挤出一句话,尾音上扬,想要笨拙地逗他开心。


 


“我们赌一赌。”


 


赵云澜看他一眼,嘴唇抖动了两下,目光一落,回了他一个来不及收敛悲伤的笑容。


 


谁都知道这就是结局了,可他还是用心地配合着他轻声问道:“赌什么?”


 


“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沈巍一步一步走向赵云澜,他在回头的那一刻就已经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死死地追逐着对方,看他每一根微微颤抖的睫毛,看他眼尾笑出的纹路,看他蓄满眼眶不忍落下的泪,他从没有一刻像此时那样渴望时间停止,慢一点,再慢一点,让他可以多看他一眼。


他知道自己的魂魄不全,已经消散得不足以经历轮回了,但赵云澜只是个普通人,他死后仍会有转世,在往后无数次的轮回里,在未来无尽漫长的岁月里,沈巍给赵云澜悄悄留了一个念想。


他已经撒了这么多慌,早就不差这最后一个。


他骗他们有朝一日,还会再相遇。


 


赵云澜安静了几秒,眼都不眨地注视着他,终于什么也没有说,只微微垂眸一笑,哑着嗓子轻轻地,应了一声:“好。”


 


沈巍听到他这一句,心口疼得几乎快被生生捣烂了,可他不能露出破绽,只能装作欣然地笑着,像是终于得到了一个他们间的约定,可以带着一点微末的虚假的满足感离开了。


 


“如果我有一天不辞而别,你一定要记住,我们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这一次,就换我来跟你做一个这样的约定。


 


故事以此揭幕,理应也以此结局。


赵云澜也勉强勾了下唇角,定定地看着他,再也难掩自己眸底的不舍和悲恸。


沈巍先他一步身死,还不知晓他早已魂化镇魂灯芯,需永生永世受这烈火灼身之痛,不得超脱,亦不再有轮回之说。可惜了沈巍邀他的这一个赌约,大约他是没有机会去赴了。


但也好,由沈巍口中提出来,也省了他费心思去想要怎么哄这个有时候偏执死心眼得厉害的家伙,在往后再没有他的轮回里,好好地活下去。


他骗他一个“好”字,也只是希望他带着一点虚无缥缈的希望,能安心入那轮回去,也算偿这一颗真心,万年深情。


 


谁都知道这就是和对方的最后一面了,可又谁都想着要为对方留下一点希冀,于是相互编织着一个美好的谎言,等着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他们中的谁去赴一个注定没有结果的赌约。


两个人怕露出太多端倪,因也只是笑着看向对方,却都不敢眨眼,眼皮酸涩,也不敢错过哪怕一秒的对视。


因为连这一秒,也已经是各自临别前不可复制的记忆了。


一个想在意识泯灭前多看你一眼,一个愿在永世烈火中铭记你容颜。


 


最后终究是沈巍忍不住,先微笑着落了泪,又忙紧紧抿住唇,挤出一个温柔克制的笑,他不愿自己留给赵云澜最后的记忆里只剩悲伤,还有眼泪。


 


哪怕生生世世,再不能相见了,也想我在你记忆中,仍是当初令你第一眼最动心的模样。


赵云澜见他哭,带点无奈又宠溺地笑着朝他伸出手,眼尾落下一道不明显的水痕:“哭什么,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沈巍听了这话终于像是被人按下哪个隐秘的开关似的,忍不住上前两步,伸手一把紧紧抱住了赵云澜,他们只剩魂体,连这个拥抱也只能是徒有其表的姿势,稍一用力就会穿透,但即便如此,赵云澜还是做出了一个回抱的手势,小心翼翼地搂住了他的肩,拍了拍,像是安慰。


 


“都到这种时候了,男男主人公不应该深情吻别一下吗?观众可最喜欢看这个了。”赵云澜嗓音都带上了一点嘶哑的鼻音,却仍和平日里一般不正经地痞笑着去逗他。


 


沈巍抬头看他一眼,低低嗯了一声,找准位置将自己的唇虚虚贴了上去,泪却无声无息地淌得更加汹涌。


 


谁都没有动,谁都不敢动。


妄时间静止,妄命运垂青,妄这一吻能至末世纪。


也望无我相伴,你仍有一路锦绣相随,平安喜乐,永无烦忧。


 


“沈巍。”赵云澜看着面前渐渐虚化的身影,他哽咽地笑着,笑得有一点不舍,又有一点像是玩笑似的俏皮,伸手虚点了点对方的胸口揶揄道,“下一次见面时,你要记得给我带根棒棒糖来,诶我说,都过一万年了,你没忘了我第一次喂你的那根是什么味道的了吧?”


 


沈巍强忍住泪,用力地点了点头,无比郑重又珍惜地深深看了他一眼,极浅的一笑:“记得,永不会忘。”


赵云澜望着已经空无一物的身前,还停留在半空的手指后知后觉地蜷了蜷,他才反应过来似的低着头闷闷地笑了下,一抬手捂住脸,两颊却早已泪痕斑驳。


那好,我等你来找我,一定要来啊,也别让我等太久。


 


沈巍我告诉你,我这人很小心眼的,你当初就等了我一万年,还一大半都是睡过去的,所以敢让我等你超过一万年的话,我肯定就要生气了,特别难哄的那种。


 


你……听见没有?


 


Fin.


 


我真的难受死了呜呜呜呜呜我要去B站嗑一百个高甜向剪辑才能拯救我此刻的心情


看完不要打我请打编剧

晕死。

温暖之雪fly: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 此套图禁一切 包括转载 ✘✘✘✘✘




“以神祇之魂,封南方大火。”

  整个四象八卦盘上突然风云突变,四柱全起,镇魂灯被移动到了最中间,赵云澜来不及反应,就觉得铭文倾泻而出,而自己和镇魂灯之间的联系断开了。

  

  一双手从后面搂住他,赵云澜猛地回过头去,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身后,在他回头的瞬间,就深深地吻住他的嘴唇。


那本是一个极尽温柔缠绵的吻,直到赵云澜觉得自己心里某种东西正飞快地往外流,他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沈巍扣住他后脑的手掌如铁,怎么也挣脱不开。赵云澜的心口冰凉成一片,而与沈巍从相识到熟悉……乃至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全都浮光掠影般地从他眼前闪过,让他清晰地感觉到,一只手正在毫不留情地一点一点地擦去它们。

  

  沈巍的周身着起了火,直到长发与长袍一同被卷进大火中,他终于放开了已经晕过去的赵云澜,将他推开,送到半空中,落到了远远的、正震惊地望着这边的神农药钵怀里。

  

  他最后深深地看了赵云澜一眼,随即终于整个人都没入了大火,再也看不见了。

  

  原来他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人,最后却是被自己亲手推开的。

  原来他机关算近的要来的同生共死的承诺,最后却是被自己先毁了约。

  

  “不死不灭不成神”,他果然是天生愚钝,行至末路、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忽然在那电光石火间明白了。

  

  沈巍心里不知怎么的,反而骤然一松,忽然有种“自己能配得上他了”的感觉,然而……

  

  可惜不能再见了。

    




 

真的。。。太可爱了。。emmm

那个画画的:

赵处感冒了.emmmmm

好像很期待这种设定。明年又有可以追的剪刀手了。

赫舍里慕雪:

【巍澜衍生】《故人叹》齐衡x伯力 最终还是趁着手热的时候把这个歌给灭了 这么点素材灭两首歌我也是醉了不要在意一大半的空镜头 剩下的等两部剧上了之后在补吧……

威士: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殊归同途,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镇魂